俄罗斯下诺夫哥罗德炼油厂已经一百多年生产肥皂、向日葵油、调味汁和俄罗斯人最受欢迎的一种酱 – 蛋黄酱。俄罗斯下诺夫哥罗德炼油厂公司在上述的产品类方面占全国百分之三十六,2014年的收入有二十亿美元。这个名企忽然开了新投资方案-MABIUS 烹饪初创项目中心。到2015年年底Mabius要把十亿卢布中心投资用于50种新产品,每一种投资一千五百万卢布,而且向市场投放至少四种新的商品。这么大公司为什么对这些初创项目者有兴趣?

伊万•斯德洛克是俄罗斯下诺夫哥罗德炼油厂公司集团的大股东,他是苏联时代下诺夫哥罗德炼油厂最后的总经理-加莉娜•斯德洛克的儿子。加莉娜•斯德洛克已经几年不再管油厂公司事,让她的儿子伊万在董事会代表他们的家。

伊万•斯德洛克说:“我们跟其他竞争公司的市场情况是差不多的,不够强力互相赎买或者使用倾销价格的策略。我们检查全球趋向,自己的商业智能以后作出决定。决定在于生产利基产品,这些产品能生总收入的一半。”区域蛋黄酱公司占蛋黄酱全市场的百分之四十,而且这个部分还会增长。因此俄罗斯下诺夫哥罗德炼油厂决定生产利基产品。业务逻辑是你可以花几百万钱结果在蛋黄酱方面生百分之一,或者你还会花少得多但在以希望新方面升百分之五。第二个方法更合适我们。

斯德洛克确信需要吸取西方最优秀企业的经验,不但生产蛋黄酱和肥皂,而且还想出新的产品,不落在竞争者后面,与时代潮流合拍。他以乐高公司为榜样: 在2000年拼砌积木不好卖了,本公司受很大的损失。以后两年之间公司出售了些新品,但它们也没受消费者的欢迎。后来乐高公司进行了调查问客户缺少什么。原来缺少女孩积木和新影片题目的积木。由于听取消费者的意见乐高公司又变成了世界最大的玩具公司之一。这种活榜样让斯德洛克兴奋起来,他也进行了客户的调查。

斯德落克回想他的公司在舍家网络实行了想出新型肥皂的比赛。平常R&D局 (Research & Development – 研究与发展) 每年带来10个新主意,但是比赛结果的是400多个肥皂做法。

在利基产品方面边缘性较高,熟识产品很受消费者的欢迎。斯德洛克说去年我们有两千万美元的销售和广告宣传预算。我们把这些钱用在国家主要的电视频道做广告。后来他试一试一个新的,节省不必要的开支而且很有小李的方法。

斯德洛克说:“我们发现消费者的偏重不在主流派范围内,我们爷爷奶奶的桌子上有简餐他们就高兴,我们父母有各种各样的食物就很满意,后代很重视像可口可乐名牌的产品,今代呢需要特色的亚文化群用东西。如果公司不属于这个群的,它不知道这些客户对产品有什么样的要求。所以要把这种群的代表着列入公司的员工人数,比如一千自行车的人之间肯定有一个想要一个特色的自行车小灯,我们高兴地给他提供我们公司的资源”。

经过两年以后由于实行这样实验的结果建立了MABIUS 烹饪初创项目中心。斯德洛克把它叫有线下的系统平台,他希望中心会帮助找到好多创见和新的用武之地。Strategyzer团队(Mabius中心跟Strategyzer团队缔结了协定,成为Strategyzer的俄罗斯代表)提供斯德洛克给几百潜在的方案做个评定的机会:分析一下主意 、潜在客户、资金的注入、什么时候能得到抵补。

顺利过滤审查的主意还通过社会网络行销(SMM)来检查。怎么检查?很简单的,比如有一个妈妈贴吧(mama.ru)有一个年轻的妈妈写了她的孩子有乳糖不耐症,她听说过有一个新产品,问吧友对这个产品有什么意见。这种方法是十分简单的,但是很有效力的,斯德洛克已经找到了五个潜在的烹饪初创项目。

这些初创项目是“United Kitchen”系列的调味汁和蛋黄酱,(设计主任是安德烈•雷夫金),LES咖啡馆连锁,Marc&Fisa有益儿童健康的零食,创始人是阿列克桑德拉•沙福罗斯特。

“我们跟斯德罗克初次见面了是偶然相遇了”,沙福罗斯特说,“后来在洽谈中我提到除了优质产品生产大众消费品的腹案。伊万给我提议合作,把配方试验在他们”«水晶»工厂的实验室。我们检查他们的设备,看到了他们有挤压机后就想出一个注意-生产用天然配料做健康的而且低廉的低廉零食。Mabius中心自己购买原料,在制定配方的过程中我们向两位副博士工艺师请教。这样一来,过了几个月后,在150个以上的超市里已经有一个新的健康儿童零食叫Marc&Fisa”。

沙福罗斯特说Mabius中心的特色还在于它两次通过几种社交网站进行调查,第一个它给用户讨论产品理念这能帮了解潜在客户对初创项目有多大的兴趣,需不需要继续仔细研究本主意。第二个阶段在于在社会网站中让用户详细讨论产品的所细节,比如包装设计等。这样的过程,同Mabius中心的投资一起对新进的生意人很有好处,帮他们不但预测可能的利润,而且避免金融风险。

斯德罗克肯定地说Marc&Fisa有益儿童健康的零食今年四月分开始出售,已经都卖完了,很受消费者欢迎。中心现在讨论增加生产的经济合理性。现在智力很器重,我有这么大的公司,我们跟大销售公司有合作,但是没有沙福罗斯特的话我们想不到Marc&Fisa。但是没有我们的话她把这种零食如果要进入70000个以上商店需要5-10年左右,她跟我们中心合作呢这个过程会快得多。

俄罗斯下诺夫哥罗德炼油厂领导同意把12-15万卢布投资于每一种将来在本工厂生产的新产品。如,调料汁、油脂产品、面食、糖果点心、零食等。领导说明:“工厂的生产设备不是问题,俄罗斯生产1千万吨向日葵子,但它能够加工1千六百万吨”。

俄罗斯下诺夫哥罗德炼油厂认为Mabius中心是一个试点项目,并计划在中国,韩国和其他国家创建类似的项目。“中国有15亿人口。比如我们有的一个良好的,已经15年多的卖给我们棕榈油的伙伴,我们每年给他卖70万吨乌克兰向日葵油”, 斯德罗克梦想。

阿纳斯塔西亚•科列斯尼科瓦 (Anastasia Kolesnikova),«当地食品»种子加速器创始人:
“我一年前学到了Mabius中心,我们讨论了一起合作的做法,但我们没想到我们如何能够相互有用。他们开始讨论我在社区中写道涉及小伙子的项目,并在Facebook(脸书)上开始写他们的博客。这是令我困惑。然后阿列克桑德拉•沙福罗斯特来了,逻辑出现了,而且很有趣的。在实行制裁后,杂货连锁店开始寻找些产品 – 而且这些产品俄罗斯都没有。这意味着我们必须发明和开发自己的生产,这样Mabius平台形成了。问题是,目前我们有很少这样已准备好生产大量的产品,进入大型零售大规模的项目。NGMK投资资金和基础设施,并希望有大的利润,因为其目标就是利润。如果不成呢?谁愿意返还这笔钱?在«当地食品»工作时,我意识到人们除了投资和空间的初创公司,他们更需要有机会开始努力工作。在这方面,在我看来,我们的«当地食品»项目是一个更有效的孵化器。

照片由马尔克•博亚尔斯基(Mark Boyarsky) / 俄罗斯下诺夫哥罗德炼油厂(NMG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