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

早上达尼洛夫斯基市场 (Danilovsky market) 所谓嬉皮士(hipster)的“麦加”几乎没人了。门口旁边穿的紧身牛仔裤的几个伙子在喝咖啡,一个穿的黑外套和运动鞋的姑娘抢着去新鲜水果为了上班前买一杯石榴汁。United Kitchen饭馆旁边 完全不是 hipster样子一个完全不符合那种hipster形象的男人。他身材矮而壮实穿着西装。他拿面包片蘸一下给他制备的的调味汁 样品津津有味地吃。

-这个绿色的是什么?是芥末青柠檬酱吗?完美的沙拉故事。那是什么东西?是斯万盐吗?好吃极了…我在格鲁吉亚尝过了这个高加索香料但是你的盐味道更浓。我喜欢。这是什么东西?辣椒酱?很棒!这个应该跟中国饺子相配。

United Kitchen 大厨师和Mabius的经理安德列伊•雷夫金 (Andrey Ryvkine) 望着他朋友品味,满意地笑拍着他的肩膀。大家都知道这个项目和别的烹饪初创项目投资者伊万•斯德罗克热爱中国。今早他来这儿品味和调味汁间出现的辣椒酱不是随便的。下诺夫哥罗德炼油厂合营者2年前自己成立了Mabius初创项目的孵化器为了把他的典型的人造黄油和蛋黄酱商品系列再加上时髦的东西。但是他在俄罗斯试着销售这些流行的东西的时候遇到了困难。于是他现在考虑以中国市场为主导。

11:00

我们在Lefortovo地区原来的“Kristal” 酿酒厂楼房里。这里有伊万的实验室。他骄傲地给我展示一排彩色的燕麦片和薯条的玻璃罐。

-“你看这是我的最重要的实验,” 斯德罗克高兴地说。“在未来我们想生产基于DNA分子的快餐”。

我本来想看一个充满红色东西的罐子急忙把手缩回。伊万觉得很奇怪。

– “你想这是血薯条吗?”-他对我微笑说。“是番茄的!你看挤压机现在在做!”

我转向大铁的类似绞肉机设备。有一个职员把一盆混合料倒入挤压机,然后它吐出热气腾腾的像狗粮一样的什么东西。

-伊万强调,这个挤压机是营养所遗传给我们的。它之所以独一无二的,是因为体积小。对工业挤压机来讲,它极体特别大,在一个小时內能加工50吨混合料。我们没有这个必要。小挤压机很有利于生产少批量的试样性的东西。再加上,它什么都能做 狗料,薯条,快餐等等。

伊万去参加工艺师会议为了讨论他们他想生产的快餐。2个星期之前Mabius 一半职员团对参加实验。他们都做了DNA血液检查。一个实验所提供所谓“DNA节食”的服务。专家检查我们职员的血液后能告诉他们可以吃什么东西。然后我们的工艺师为他们做特殊的快餐。他们现在在考虑根据实验结果我们能做什么样的快餐。用什么料做的以及能做多少。
斯德罗克解释:“我们需要发明所谓“红绿灯”。比如我们有 5个颜色。每个象征 5个食物搭配。每个颜色有几个味道。根据我的血型我属于北方民族,所以,比如说,白色就我的颜色。然后我要从白色的快餐间要选择一个。但不是随便选,我要选择我喜欢的快餐。比如说我喜欢吃肉,于是快餐应该有肉的味道,不管里面有没肉的成分。”

工艺师都点头。这个任务比较难实现的。离开实验室时我给跟伊万表示自己的意见。对我来说如果一直吃快餐 这个不可以的。

-伊万微笑地回答:“这是因为你是个女人。对男人来讲,我们想知道我们的身体需要多少脂肪、碳水化合物和蛋白质。所以如果有定制的产品这个很有意思。产品上可以写男人的食品,5公斤。

11:15

斯德罗克实验室以上有一个大的厨房。那儿现在4个初创项目者2个男人和2个女人在等他。基里尔•普鲁德尼科夫 (Kirill Prudnikov) 和德米特里•科列斯尼科夫(Dmitry Kolesnikov) 牛肉干Smeat公司成立者。安娜•耶梅利亚诺瓦 (Anna Yemelyanova) 和奥丽加•库克索瓦(Olga Kuksova) 成立了Naked Granola公司。公司从事生产荞麦谷物早餐和各种配料如瓜子,枸杞子等。伊万认识这2个女人。Naked Granola 快要获得Mabius的投资帮助。关于男人,伊万今天第一次跟他们见面。打招呼以后伊万开始打开 Smeat公司成立者给他带来的几个样品。热心地尝一口每一盒里面的东西。越橘蜂蜜猪肉干、烧烤鸡肉、生姜大鸡等初创项目者望着伊万,给他解释。他们在斯科尔科沃创新中心想出了这个项目。从理念到实现过了几个月。他们已经把这些小吃销售在健身房和加油站,每一盒150卢布。他们想把公司一个份额卖给Mabius,为了跟着伊万发展到中国市场。我们不能向中国出口肉但是用肉做的食品可以。“这是我们的目标” – Smeat公司成立者说了。

斯德罗克对他们的想法感兴趣。他们开始讨论条件。伊万强调为了在中国市场受消费者的欢迎Smeat要改变他们商品的样子和一些成分。要做更漂亮,和更辣。然后他给男人解释获得投资基本的条件。Mabius的营销员要检查Smeat项目的潜力(Mabius可以花5千美元),如果项目检查成功该公司获得1百万卢布种子基金做出实验的批货,3千万卢布成立生产线。然后伊万跟女人讨论一下荞麦谷物早餐生产细节。

13:30

伊万在检查Kristal实验室旁边的联合办公空间。一个月之后Mabius将要搬到这里。该项目越来越大。管理者决定还要有办公室和另外个初创项目者可以工作的厨房。以前企业孵化器大部分是虚拟的。项目创造者分别工作在他们的位置。然后Strategyer平台把他们连在一起,帮他们把自己的理念成为经营战略,了解利基,人力资源和成本。

斯德罗克进一个房间,未来的厨房。虽然现在这个房间是乱七八糟的但是伊万已经知道怎么办。

-“如果往中国发展先要改变一下商品的做法”-伊万沉思地说,突然他笑了:“你知道我怎么发现如何在市场有所作为?12月我和自己的职员团队前往中国。这次旅游是跟Enactus项目有关的。你听说过了没有?Enactus是国际学生企业家比赛。我和我好朋友丹尼斯•谢梅金(Denis Semykin) 从管理俄罗斯的部分。我们去看中国学生,随身带来了60公斤普通的俄罗斯食品。这是特别使人兴奋的市场调研。最重要的是举办特别便宜。学生拿食品回家吃。结果呢,他们什么都不喜欢!那我们厨师请他们带来他们喜欢吃的东西,厨师尝尝。然后他用还是我们的食品做类似中国的食品。他做了西鲱鱼格鲁吉亚香辣酱和甜的燕麦粥。很奇怪的味道,但中国人终于喜欢!

我们跟丹尼斯•谢梅金见面。他是一位身高卷发带胡子的男人。企业加速器一发起几个项目伊万就把它们去香港提升。同时丹尼斯留在这儿管理。伙伴要讨论那么多事但没有时间。伊万说他们得走了,要去“Garden City”商店。这是初创项目商品的实验销售地点。

14:30

还有很多问题。途中我就问最最重要的问题:“请问项目的路线是怎么形成的?先在下诺夫哥罗德,然后到莫斯科和香港。”

伊万回答:“这个事情跟斯科尔科沃有密切的关系。我认为如果没有斯科尔科沃我们就没有留在下诺夫哥罗德。”

准备跟伊万•斯德罗克见面我发现了他早就已经有了下诺夫哥罗德炼油厂的股票。她妈妈是工厂的最后“红色”管理者。通过苏联解体,90年代的政治改革,企业战争后还保留了25%股权,跟着另外两个股东一起进行和谐管理。伊万当学生是就开始家族企业。他在下诺夫哥罗德最好的大学语言大学学习,成为经济学家。他最初在财务和会计部工作了,然后2002年代替他妈妈,进入董事会,成为管理合伙人。

在接下来的十年中企业稳定的发展。他们取得了10多个大型粮仓和炼油工厂,开始生产“麻母鸡”和 “主妇”品牌的蛋黄酱,不久后在当地市场成为领先的企业,开始向印度和中国出口葵花油。2010年代伊万觉得寂寞去斯科尔科沃学习半年的MBA。这个事改变了一切,他的生活分成MBA前和MBA后。

-目前我的同事大部分都是来自斯科尔科沃创新中心或者斯科尔科沃朋友介绍我们认识的。他们都是震撼人心的人。我手机通讯录里有摩萨德的侦探的电话号码。他是我的教授,当时教我们谈判艺术课程。我随时随地可以联系他商量商量或者邀请他一起参加谈判。

我们到了“Garden City”商店,然后伊万把初创项目者的样品给店主达丽娅•利西琴科 (Daria Lisichenko) 介绍,看不看在这里销售这些商品。达丽娅都喜欢。我看货架上有南瓜奇雅子做的 “超级食品”500卢布一袋, 火麻油1500卢布一瓶, 各种各样的果汁300卢布一瓶。 这个地区充满了喜欢绿色食品和坚持健康的生活方式的市民,他们不管价格是多少。

伊万继续说:“你看!斯科尔科沃后我理解了,如果能想出很多新热门的高利润率的商品,然后规定工厂生产量为10%,我们就能把整体利润提升两倍。

跟达丽娅谈完之后我们前往检查未来的 Enactus初创项目决赛举办地。

斯科尔科沃后伊万•斯德罗克搬到莫斯科开始创造Mabius。目标在于积累年轻有才华的企业家的理念和 力气为了能想出更多有潜力项目。但是伊万自己有很多力气和理念所以他不只是以一个项目为主。他同时发起 Enactus,在线画廊Art-icon,从事慈善活动和指导。

在经济危机条件下我们发现了人造黄油和蛋黄酱在俄罗斯市场继续保持必需品的地位,于是要把基于DNA奇雅子巧克力销售搬到别的地方。到美国或者欧洲没有潜力。我们对亚洲市场更感兴趣。当时伊万已经成为
亚洲领先的农业企业Willmar International Ltd独联体 分部的合营者。该集团公司已经积极地向中国出口葵花油,所以伊万对中国市场现状很熟悉。有很多机会!斯德罗克解释:“就这样吧。如果你只想赢得市场的1%在俄罗斯或者在中国你要花一样的钱。但是中国的1%不比俄罗斯的1%!特别是,如果我们说到中产阶级。在中国数亿人有3千美元起的工资。俄罗斯呢,在目前的情况下差不多没有。”

17:00

你看!我们已经三个月在寻找,终于找到了!斯科尔科沃教授,俄罗斯Enactus的协调员谢尔盖•耶夫列缅科高兴地给伊万介绍修复的国立科技大学文化中心。 在楼梯高兴地跳了起。然后他拖着伊万穿过用木板覆盖的走廊, 开门。他们俩进去修复的照明好的大厅。那里音乐对已经在排练开幕式。他们检查评委房,摆好椅子,保证一切都没问题。

很显然,对伊万来说Enactus非常重要的一个项目。伊万说:“这肯定非常清楚,大部分学生项目目标为“了解世界”或者创作“从富人偷给穷人的,乌托邦性的”项目。尽管如此,还是很棒他们发展自己,不浪费自己的生命也不浪费他们父母付的学费,很鼓舞人心!”

参观国立科技大学之后伊万前往旁边的办公室。从他书房的窗户可以看到莫斯科河上的克里米亚桥和外交部大厦。他签署文件,完成会议和访问计划时他的儿子给他打电话。“一般来说周末我自己开车去下诺夫哥罗德。我是个快速车手。但是现在背疼,所以我坐Strizh (雨燕)动车去。今天他们来看我。明天我去中国。

摄影师:德米特里 列别杰夫 (Dmitry Lebedev)

连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