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赛包括旨在解决经济、环境保护、社会问题的项目。最近发布的Enactus 项目的数据表示社会方面的项目数量增加了。为什么?

-Enactus国际项目中有虽然细微却尤为明显的趋势。
参加比赛时团队常常使用政治正确要素,所以评委处于困境中。比如参加者给他们介绍非洲饥饿的儿童。即使项目没有创业的价值观,评委很不容易投票反对该项目或者给它一个较低的分数。结果是该项目会得高分数。相反别的项目虽然基于经济学原理,如通过降低投资会解决大的问题以及获得更多的收入,还是失败。美国不同于俄罗斯。在美国好久存在商业环境。大家都习惯了有竞争。对俄罗斯来讲,俄罗斯在历史过程中发展了社区关系。我们帮助那些接近我们的人。

-这被认为是很重要的优点。有可能因为这个原因俄罗斯的Enactus具有“分享财富”的样子。其不是通过稳定,自我维持的企业系统形成的而是成为贫穷募捐的项目。在这个情况下不能获得企业经验。Enactus很大的问题在于比赛项目创造的人完成之后不管自己的项目。目前Enactus 不使用其全部的潜力为了解释创业法则。我们想改变现状。

– 你们打算怎么办?
-首先我们想检查俄罗斯Enactus项目评价标准。把可持续的项目发展和经济指标成为基本的。现在可持续性还是存在但是不包括在评价标准。

我们给Enactus国际分布展示了虚拟的企业孵化器并得到其实现许可。于是在俄罗斯我们给大家介绍Strategyzer.com。这个系统提供思想成为经营战略的机会,同时它能帮助你更清楚地认识到利基,需要的人力资源,成本,以及在项目实现不同阶段的交流。

-利基到底可不可以被认为是透视的市场?
所谓“利基产品和服务”看来不是针对广泛的消费者群。
有没有规模化可能性?

-实际上,利基规模比较大。比如,我听阿里巴巴公司
的高管说1亿中国人可以尝试仿佛苏联俄罗斯60年代
品牌的甜炼乳。虽然这是标准的利基商品,但是中国人多!我们想通过Enactus教初创项目怎么决定该利基
消费者够不够,哪里你们可以推荐自己的商品。同时我们提供一些技巧旨在使用最低的成本确认哪一个市场对你的商品跟感兴趣。

比如我们在Mabius – 俄罗斯第一个烹饪初创项目的企业加速器使用假设检验技巧。新企业家把该假设奠定 他们未来的企业发展计划的基础。实际上,通过社会媒体营销他们可以更清楚地决定离线社区,于是可以更准确地估计利基的规模。
我们自费进行所有的研究。检查项目时我们可以解决投资,合作和继续发展该初创项目的问题。我们可以决定该项目有没有未来或者在这个阶段我们完事投资。如果该初创项目成功了检查和考评它就会得到投资。
我们想给Enactus推荐类似的办法。

-你们对俄罗斯Enactus改组的期望是什么?

-我相信跟Enactus合作让大公司获利。在现有框架内Enactus解决公共关系的问题,所以它只是面向社会的公司。我们将要创作对成员有所裨益运行机制。
目前国际Enactus分布的投资不足(企业模型基于会费)。他们想对生意更有益,我们就有办法。我们已经在俄罗斯Enactus开始实现一些理念。如果我们成功就会在国际层面复制。关键业绩指标(KPI)将要吸引更多企业活动新参加者。

另外一个正面影响是有开办企业大学机会。Enactus 允许我们跟大学密切合作,形成毕业生以及他们创作项目的数据库。您可以看国际企业的经验。他们没有自己的大学。于是企业教育基于高职专业院校。比如,可口可乐公司跟德累斯顿大学一起举行2周入门课程。在这个情况下公司可以办理招标事宜自行选择最好的条件和优质教育。这个对企业有益处。同时给Enactus提供额外收入来源。

-您是一位企业家和大公司高管。您的动机是什么?

-对NMGK来说,Enactus 主要是寻找最有才的人一个搜素工具。然后它也能帮助解决企业的问题。但是现在这是假设的可能性。我们还是没有定性的解决企业面临的主要问题和困难的办法数据。理论上,学生团队是劳动者。比方说,他们为了争取奖可以进行市场调研。再加上,通过Enactus我们可以跟大学一起举行人员区域资格培训班。如果该系统成功在未来我基于积累的数据库可以把Enactus的人员推荐给企业经理。我们只需要进行成本比较。特别是如果企业属于FMCG(快速消费品),商品推销, R&D(研究与开发)或者招聘行业。

-为什么您相信Enactus改组会成功?

-因为这是经济上有利的。

2015年起伊万•斯德罗克是俄罗斯Enactus董事长。同时,伊万是俄罗斯NMGK集团的合营者。该企业编入俄罗斯市场三大领先公司名单中。斯德罗克也是Mabius烹饪初创项目中心的创始人。其是俄罗斯第一个专营美食的加速器。Mabius的重要的理念在于企业家共创食品和大企业方面的初创项目。

 

连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