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古拉•涅斯捷罗夫 (Nikolai Nesterov) -杰出的苏联管理者。他到现在该领域最大的企业领导人。(由耶戈尔 斯利贾克摄影,专门为《福布斯》)
1996年起尼古拉•涅斯捷罗夫率领NMGK。目前这个控股公司其年营业额有1千6百亿美元。它出口自己的产品。
苏联管理者怎么办新的挑战?

一进去NMGK董事会董事长的办公室就能看到尼古拉•涅斯捷罗夫,第二个门上挂着领导人的照片。他仿佛问你:“你已经开动脑袋了没有?你有什么好的理念?”。
在宽的窗台上放着几堆商务和管理书。63岁的企业家说:“如果喜欢这本书我就能一下子买20多本。以后我常常把书送给职员和伙伴。对关键职员我们提供了电子阅读器。这样留笔记更容易”。他自己已经换了好多阅读器。他秘书每次把所有的说明和笔记传到新的。从1996年下诺夫哥罗德炼油厂在他的率领下得了很大的变化。目前这个控股公司其年营业额有1千6百亿美元。它出口自己的产品。
苏联管理者怎么办新的挑战?

新浪潮

年轻的尼古拉•涅斯捷罗夫克拉斯诺达尔工业大学毕业之后被分配到当时国家最大的炼油厂。其位于在高尔基市(今下诺夫哥罗德市)。最初尼古拉成为工长。9年以后他成为总计量学家和党委书记。1986因为离婚了,所以被开除党籍和州委干部储备。自己知道升不到高位他就辞职了。

尼古拉很喜欢爵士音乐,所以他开始举行迪斯科舞会和音乐会。不久后他成为城市第一个非国家的电视广播“伏尔加”(Volga)公司的股东。当时他从事广告销售。他记起来了:“那个时候真是生存。我被开除了系统。情况让我了解刚刚出现的商务领域”。过几年 涅斯捷罗夫 返回NMGK 注册合资企业帮助发展赔本的车间。后来跟 另外一个以前的炼油厂职员维亚切斯拉夫•罗马诺夫 (Vecheslav Romanov) 一起解决原材料供应,商品销售等问题。同时两位伙伴开始购买在1993年成立的NMGK无限责任公司的股份。当时“Alfa-Capital” 投资公司获得了多数股权。涅斯捷罗夫和罗马诺福没有放弃。3年之内 “Alfa”股票数量从增加了27%至32%,但是两位伙伴跟加利纳•斯德洛克 (Galina Sidorok) 所谓 “红色的领导”把股票数量增加了0%至35%。双方终于避免了冲突,决定拥有共有权。

1996年1月他当NMGK的总经理。建立职员团队的时候他们通过2500次面试选择了35个人。

领导人每天给所谓“优秀毕业生”团队进行头脑风暴。比如,为了确认忠诚可靠的客户他们想出快速检查商业伙伴的办法。职员拍客户的照片。如果客户不想被拍他就被认为是一个骗子。虽然现在我们可以看这个办法比较简单,但是当时很少人重视风险管理。涅斯捷罗夫让自己的职员时刻保持着警觉,总是说祖国在危险中。他强调: “当时我们真是当牛做马”。9月之后公司有闲钱。过一年他们终于买下了“Alfa-Capital”的全部股份。涅斯捷罗夫记起来: “竞争者觉得很奇怪我们为什么需要90个商人。公司商人去俄罗斯各地寻找新的客户。同时在下诺夫哥罗德市另外团队办手续和运输。我们有开放式办公室(open-space),当时俄罗斯很少有的。我们还不知道国际经验但心里觉得这是最有效的办法。州长常常带人来我们那儿,给大家介绍我们的公司有意思”。

在企业我们积极地采用西方创新管理方法,在TACIS(对1990年代独立国家联合体技术援助)计划范围内我们平常邀请美国、英国、法国丹麦的专家。在炼油厂我们第一个成立了营销部,同时也在当时俄罗斯市场第一个开始生产儿童香皂名叫“我的宝贝”和人造奶油 -“主妇”。1999年开始生产“麻母鸡”蛋黄酱(目前成为NMGK的旗舰产品)。 唯一的竞争产品是EFKO公司生产的“斯洛博达” 蛋黄酱。EFKO 公司以瓦列里•库斯托夫(Valeri Kustov)为首。其成立在位于别尔哥罗德州Alekseevski (阿列克谢耶夫斯基)精油萃取厂的基础上。塔塔尔斯坦的竞争公司“Essen Production”(“马赫耶夫”名牌)成立者列奥尼德•巴雷舍夫 (Leonid Barishev) 记起来: “当时俄罗斯每个州具有自己的大垄断公司。偶尔发生莫斯科郊外的小私人公司生产的质量不好的蛋黄酱销售增长。全部俄罗斯市场属于以前的苏联企业。一个全国性品牌都没有了”。

马麦浪潮

涅斯捷罗往后靠在夫扶手椅背上开始列举10个以上城市苏联时候曾经有炼油企业 好几次换所有者。“马麦浪潮过去了。该领域有大规模的变化。很多企业家没有注意或者不想不能注意。NMGK开始积极的购买陷入财务困境的炼油厂和大型粮仓的股票。2002年末NMGK已经管理奥伦堡和舒亚的炼油工厂,叶卡捷里诺夫斯基和库谢夫斯基大型粮仓,萨马拉炼油工厂。一年营业额达到8千5百万美元。

专心致志于成立垂直整合控股公司伙伴没有主意NMGK自己成为了一个目标。2002年11月有0,003%股票的小股东申请后无名人在法庭执达员帮助下从登记员没收了股东名册。涅斯捷罗夫记起来,不久后
“Rinako”投资企业的副总裁某帕韦尔•斯维尔斯基 (Pavel Svirski) 推荐他卖商业。后来媒体说“俄罗斯的传统”商业信贷公司购买了NMGK的90%股权。几个月法庭的战斗后他们终于能重新办理股东名册。
涅斯捷罗夫取得当时下诺夫哥罗德州长根纳季•霍德列夫(Genadi Hodirev) 和伏尔加河沿岸地区总统全权代表谢尔盖•基里延科(Sergei Kirienko)的支持(1998年NMGK的合营者几个月在他政府座农业部副部长的工作)。
两年后斯维尔斯基接受《公报》 (Vedomosti) 报纸的采访。他强调说他没有参与NMGK的冲突。“我只跟尼古拉•尼古拉耶维奇涅斯捷罗夫沟通。我想帮他们解决企业的困难。涅斯捷罗夫没有理解我的说法然后半年妖魔化我了”。

这个情况让涅斯捷罗夫思考企业保护。股东名册冲突完事两天之后在每个楼房安装了窗栅,周边围了一圈栅栏。涅斯捷罗夫说:“我们开始向安全管理机构建立密切的关系,成立了强有力的安全部。到现在我们公司有很多注视安全和竞争现状的阶段”。我们把安全部以及公司财务部和法律部管理委托给加利纳•斯德洛克的儿子公司董事会会员伊万斯德洛克。

商业智能很快就有效果。竞争情况不断改变。在圣彼得堡出现了 “Petrosoyuz” 公司。他们生产了“主妇的愿望”和“我的家庭” 品牌。涅斯捷罗夫开始着急。他记起来:“有几个年轻和厉害,恶的和有才华的人就是“Petrosoyuz”成立者。比较积极的伙子比我们发展快。NMGK不得已要改变销售部。我们发现 了“优秀毕业生”团队很容易会解决困难的问题,但是在经济快速增长的情况下不会管理职员。很多人来我们这儿,我们真是像打间谍战,给这些提供错误资料,派他们参加会议。战争就是战争。”同时NMGK与拷贝他品牌样子的州企业进行诉讼。

为了在市场上巩固企业的地位我们开始生产便宜的蛋黄酱“可口宜人的”(Nezhni) 品牌。彼尔姆人造奶油工厂进入公司后我们产品名单中出现了“斯多布里”品牌。

这是真的,列奥尼德•巴雷舍夫记起来,他同时推广自己的“马赫耶夫”品牌。NMGK广告视频主角是母鸡,但是那个期间发生了人禽流感,所以新闻对NMGK广告有了不好的影响。

我们不仅为了最终客户而且为了订货大企业奋斗。
他们积极与属于夫拉季斯拉夫•布罗夫(Vladislav Burov) “布克特”(花束)的“太阳的产品”公司集体建立合作关系。EFKO公司已经有人造奶和食品配料工厂还想购买第二个工厂和整个的港口码头。他们有钱。2006年春天Bunge公司购买了EFKO的25%股权。

NMGK也想往企业对企业方向发展,但是公司附近没有海港,所以没有运送大批货物的可能性。唯一的办法是招商引资才能解决物流的问题。
亚洲Wilmar公司对这件事感兴趣。2000年起NMGK从他们购买热带植物油。2006年双方谈判联合俄罗斯和乌克兰的资产,成立Wilmar Nizhniy Delta (WND) 合资公司。2008年双方签署合同。成交后俄罗斯和亚洲伙伴具有同等份额。

成交过程中斯德洛克和涅斯捷罗夫购买了维亚切斯拉夫•罗马诺夫的份额。斯德洛克说明,罗马诺夫之所以离开该企业是因为他在有新的投资者情况下不想当股东。他买了几家禽类加工厂并成立了“俄罗斯田”农业控股公司。福布斯杂志采访罗马诺夫时他没有回答关于NMGK的问题。

该交易给我们提供了“出海”机会。Wilmar 在黑海有与印度和新加坡商人Delta Exports合资公司。斯德洛克和涅斯捷罗夫成为Wilmar在独联体的管理合伙人。斯德洛克说明:“Wilmar把地方管理委托当地的合作伙伴。这是他们的智慧。没有必要进行公司地方分布的管理。这里已经有可靠的人。”

WND以投资于企业对企业的市场份额为主导。2008年企业购买了乌留平斯克的炼油工厂,后来他们在敖得萨旁边的“南方的”港口开始建筑另外一家。去年把位于奥伦堡州一家炼油工厂完工(投资额为32亿卢布)。
2011-2014年WND利润从510亿卢布达到690亿卢布。于是亚洲企业成为好伙伴。涅斯捷罗夫强调,他们通过两天电话谈判决定购买乌留平斯克工厂。涅斯捷罗夫对伙伴做好评:“我刚刚从新加坡回来了。我们那儿过了Wilmar公司25年周年。他们真是天才的人。他们会将热带植物油的生产和消费置于控制之下”。他同时强调他们不是傲慢、不是狭隘、会谈时没有不可告人的目的。真是高商业文化的伙伴。

接受《福布斯》杂志采访的Wilmar International 公司代表艾里斯昌对他们的合作伙伴问题没有发表了意见,说公司对涅斯捷罗夫的说的没什么可补充的。

新技术

在位于下诺夫哥罗德中心的NMGK用地还有1917革命之前建筑的楼房。这里已经从1898年开始加工油料作物。二战后这里安装从德国敌方缴获的设备。工厂总是被认为是领先的。企业走上了现代化之路,2年以前我们在蛋黄酱和调味汁新生产线上投资了2亿7千3百万卢布,于是把该商品产量提升到17万吨年。在投资方面还有几个项目。

还出现了一些新的商品。比方说,公司研究与开发部创造了液体的人造黄油和反式脂肪酸含量1%一下的trans-free人造黄油系列。

现在按食品生产者的要求,如何使面食更加松软、好香或者减少使用别的成分我们专家需要2个星期左右就会创造特殊的产品。为了教练客户公司工艺师常常举办研讨会和“移动厨房”大师课。

市场营销也有了很大的发展。近年NMGK针对着把自己商品定位为“天然的”,比如
“麻母鸡”蛋黄酱标签上写的是“100%天然的商品”。不久前商品系列间还出现了所谓“活的”蛋黄酱。它成分中乳酸代替白醋。NMGK商品在9万俄罗斯的商店销售。
我们没有花了 1千美元,也没有任何研究所的帮助自己形成了销售网点详细的地图。我们举行比赛让参加者可以赢iPad。参加者如此到他们附近的商店拍出“麻母鸡”蛋黄酱,然后把照片写地址标签上传社会网络。

 

群众外包经验让伊万想创造Mabius烹饪初创项目的企业加速器。在2年之内他自己在这个项目上投资了1万美元。他那么专心致志于新的项目甚至想缩减WND份额,把钱在Mabius上投资。对NMGK来说Mabius的理念还没有用,所以将来几年被宣布为smart-阶段。我们指望尝试提高商业和新项目的有效性的理念。走廊上挂着推荐完善公司工作最多的理念的职员。涅斯捷罗夫说,因为他是一个苏联管理者所以唯一的帮他控制所有的企业过程的方法是 “直觉的愿望把企业成为一个开放的系统:不论你喜不喜欢,你应该对企业各个方面熟悉”。

竞争者也在不断寻找发展自己企业的方法。3年前EFKO成立“比留奇”创新中心。其专业从事油脂化学、生物工艺学、动物饲料、食品工艺学、工程学、日用化学品化学(日化)、电子学和机器人学研究。

2015年EFKO进入肥皂行业市场。根据公司总经理耶夫格尼•利亚申科 (Eugenie Lyashenko)的话,多亏“比留奇”发明了新种基于天然植物油的表面活性剂
EFKO公司今天有这个方向。几年以来他们将要开始生产沐浴露、洗发露、日用化工品。(2011年EFKO购买了自己的股票离开Bunge公司。利亚申科说他们对EFKO发展计划的意见有所不同。EFKO公司越来越重视食物组成部分。)

蛋黄酱和调味汁销售已经不能支持积极的增长。Nielsen Russia公司全球客户关系部经理 马里纳 拉片科瓦 (Marina Lapenkova) 强调,2014年蛋黄酱销售量增加了5%,但2015年降下了1%。NMGK也试着发展新的商品,如果酱、果冻、快餐。

不过,典型的商品还是带来利润。“我们要喂世界”是涅斯捷罗夫一个口号之一。最近亏于跟Wilmar合作我们公司成为了很大的葵花油出口者。Wilmar到“南方的”港口供应棕榈油和椰子油,然后伙伴公司把油卖到独联体。一样的液货船装满在乌克兰生产或者购买的葵花油运输到欧洲、印度、马来西亚、新加坡、中国。今天出口量为1千1百吨年,比4年前增加了2倍。公司还想出口谷物、豌豆和玉米。NMGK合营者说明:“很显然,我们需要巩固自己向印度和中国的出口地位。因为那边有深不见底的市场。”我们考虑在塔曼半岛港口建筑油、谷物和油粕出口的码头和生产人造黄油和特种油类(食品配料)的工厂。该投资项目成本为2亿2千万美元。

“甜味的生活”(伏尔加河地区最大的食品经销的公司之一)的公司成立者艾佰特•古谢夫 (Albert Gusev) 对涅斯捷罗夫做好评说:“尼古拉•尼古拉耶维奇是一位有天才的人,他会做出智慧的决定。我非常尊重这位杰出的管理者和企业家。他曾经会成立和发展怎么大的企业。到现在这个企业对地区作出很大的贡献。”

NMGK领导最喜欢的交通方式是自行车。
他的书桌上放着自行车小纪念品。它的脚蹬子是用太阳能开动的。自行车旁边放着地球也是太阳能开动的。涅斯捷罗夫说:“太阳是发动力很,像一个领导人发展自己的企业。没有太阳就没有动作,领导不努力工作他的企业就不发展”。

连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