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行业中的“猎巫”: 棕榈油

我六月末从中国大连回来了,在那儿“2017夏季达沃斯”论坛举行了。论坛议程中的一个项目的是中国食品供应的新现实。中国是世界上最迅速增长的食品市场,国内生产不够养活整个国家,所以每年中国消费的西方食品越来越多。这就引起了如何在食品安全与健康、美味之间取得合理平衡不少的辩论。

对生产家来说不加这些食品配料划不来,但是由于所谓的公众哗然,生产者被迫隐藏成分。

我已经跟多年的伙伴们讨论这个问题了,由我和我的伙伴的经验而知,消费者对某些产品的恐惧不仅会损害企业,也会损害消费者自身。我觉得我们谈的话题是很有意思,所以我决定写下我的一些想法。

目前的信息很多,关于食品行业的好事和坏事的真相往往很难得到。人们经常开始相信关于某些成分的邪恶的阴谋论。这对生产家有明显的影响:对他们来说不加这些食品配料划不来,但是由于所谓的公众哗然,生产者被迫隐藏成分。他们已经觉得恢复自己的名誉是毫无意义的。背后的“坏成分”的研究往往是业余的充其量。

根据对棕榈油的熔点的论点,面包、坚果、水果和蔬菜的小块儿浮在我们的循环系统内。

目前食品行业的“猎巫”是针对棕榈油的。其中一个反对它的最荒谬的论点是:棕榈油熔点温度很低,所以它不易消化,堵塞动脉。有没有人分析过我们每天食用的大产品,如面包、坚果、水果和蔬菜的熔点?根据对棕榈油的熔点的论点,它们的小块儿浮在我们的循环系统内。事实上,医学研究显示,适量用棕榈油对健康没有任何负面影响。

然而,生产者被迫不得以隐瞒棕榈油成分或停止使用这个原料,因为人们怕食用棕榈油。如果普遍禁止使用棕榈油,那么生产者将别无选择,只能把它代替为动物脂肪。这将导致生产“假”乳制品,特别是在奶酪和酸奶种。目前,根据俄罗斯的规定,一些牛奶脂肪替代品可以用来代替真正的成分,包括棕榈油。如禁止用棕榈油将会刺激无良的生产者使用动物脂肪,而动物脂肪和从假奶油很难分别出来。这不仅是一种品味的问题,而且在分析上难以确定。在营养价值方面,棕榈油比牛脂好处很多。

消化后,反式脂肪形成也在棕榈油也在所有其他植物油。

消化后,反式脂肪形成也在棕榈油也在所有其他植物油。我们来看看反式脂肪到底是什么。它们在加氢过程中产生,当液体油转化为半固体脂肪时。波利•萨巴捷(Paul Sabatier)由于这个发明于1912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萨巴捷的发明奠定了当今目前油脂行业的基础,并帮助解决了20世纪的粮食安全问题,而且同时生产价格实惠味道也不错的产品。由于脂肪氧化速率降低,反式脂肪显着延长产品的保质期。直到20世纪末,我们才开始看到反式脂肪运动,由于研究的结果发现了当胆固醇堵塞血管时,身体对反式脂肪的反应是升高脂质代谢,总体上使血管系统变得紧张。牛奶和肉也含有天然的反式脂肪,但我们的身体已经适应了加工这些反式脂肪,这些食物是人类已经吃几千年之间的。有心脏病发作危险或接受心脏手术后的人应该彻底切除肉类,牛奶和其他反式脂肪以及其他许多食物。当然,医疗饮食与健康人的饮食显着不同。

你知不知道牛奶含有多少的反式脂肪?是只高达9%。

对于健康的人来说,全部是关于分量控制。如果你一下子吃一公斤糖或盐,你会感到不适,可能需要医疗照顾。世界卫生组织规定的反式脂肪的标准是每天使用脂肪总量的1%。人造奶油和蛋黄酱中反式脂肪的标准通常由各个国家设定。我是一家俄罗斯最大的油脂公司之一的共同所有者,在俄罗斯从2018年人造黄油中允许的反式脂肪含量将有相当大的变化 – 从20%到2%。在法律出台之前,我们已经开始减少产品中的反式脂肪,并投入大量资金和改进技术。

加之你知不知道牛奶含有多少的反式脂肪?是只高达9%。但是黄油比人造黄油更昂贵,那么如何证明它的用途呢?当然是口味和好处。所以毫不奇怪,黄油生产商如此积极地在反对人造黄油的媒体宣传活动中火上加油(可笑的一语双关) 因为他们是直接的竞争对手。如果把人造奶油与反式脂肪中的黄油进行比较,则后者含有反式脂肪更多。有人提到这个吗?不多。但是,如果详细地看,人造黄油比黄油更安全也更便宜。棕榈油是最有争议的例子之一,但是食品业历史上有其他的因为媒体宣传活动严重影响了商业的例子。我下周讲这些例子。

最新帖子